? [相杀]古代架空耽美在线阅读夫妻相守相爱一辈子-YY贝博国际在线 贝博国际在线,贝博体育手机版,贝博官方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贝博国际在线资讯

相杀

作者:小Y 来源:YY贝博国际在线 时间:2019-08-25 06:56:01
血瑟状态:完结作者:六仁全文阅读

饶是不谙人心的步蒹葭也听出一丝弦外之意来,他忍不住询问道:“我觉得他好像看出些什么了,你们之前认识?”伫立在他身边,化去面上伪装的昆玉目不斜视,定定地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过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不说他了,方才那位提倡‘以仁治国’的那位皇子是谁?”“你是说暗指皇室对妖族太过残忍的那位?”步蒹葭回想

相杀贝博国际在线精彩章节

[相杀]古代架空耽美在线阅读夫妻相守相爱一辈子饶是不谙人心的步蒹葭也听出一丝弦外之意来,他忍不住询问道:“我觉得他好像看出些什么了,你们之前认识?”伫立在他身边,化去面上伪装的昆玉目不斜视,定定地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过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不说他了,方才那位提倡‘以仁治国’的那位皇子是谁?”“你是说暗指皇室对妖族太过残忍的那位?”步蒹葭回想,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文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文章整体流畅,推荐力读!

饶是不谙人心的步蒹葭也听出一丝弦外之意来,他忍不住询问道:“我觉得他好像看出些什么了,你们之前认识?”

伫立在他身边,化去面上伪装的昆玉目不斜视,定定地注视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过是有过一面之缘罢了。不说他了,方才那位提倡‘以仁治国’的那位皇子是谁?”

“你是说暗指皇室对妖族太过残忍的那位?”步蒹葭回想了一下,“大皇子,应该是叫琼华,他生母似乎就是个妖族人。”

琼华……昆玉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忽然话锋一转,明知故问:“还魂丹有效果了吗?”

“师尊前两日已经能走动了,昆玉,我这个人向来不说那些虚无缥缈的场面话。”步蒹葭郑重地凝视着他,双手抱拳,“你既然帮我救回了师尊,那步蒹葭发誓定要协助你带领族人回到妖界去。”

“能走动了啊……”昆玉收回了视线,缓缓地开口,“那就承你吉言,却之不恭了。”

那头一路疾走的谢玄逃命一般地走出了琼华的视线,他在廖无人烟的宫门口遇到了一脸木然、摸索着出宫的望舒:“二殿下?”

“是国师啊,身体可无碍了?”望舒循声对他绽出一朵无害的笑容,“长河想起有些事还未曾禀报,便先去求见父皇了,我在这里等他。”

“御医说我是伤到了脑子,其实无非是死心罢了。二殿下,你知道何为万念俱灰吗?”谢玄目光渺远地望着宫墙上的灯火,同朝色一起,收纳在拂过面颊的微风中,缓缓摇曳。

万念俱灰,没有人比他更懂了吧?明明所思所爱就在触手可及之处,却仿佛镜花水月,一碰就碎。最痛的不是求而不得,而是曾经拥有。望舒的嘴角挂着清淡的笑意:“明人不说暗话,为什么是我?夕照深谋远虑,性子又正直,你为什么弃他选我?”

谢玄目露些许热度,泠声道:“二殿下,皓月之光当与颓日争辉。谢家不会忠于任何皇子,只忠于这个王朝,若是谁更有能力荣登大宝,自然能获得谢玄的助力。”

谢玄将夕照比作傍晚斜阳,而望舒则是高空皓月,可是望舒明白好听的话要有选择地听:“谢玄,朝堂之人之间向来无情谊,只有利益,你我之间似乎并无共同利益。再说我是个瞎子,自古以来,你见过哪位君王身有残疾的吗?我可不是大哥,没这么好糊弄!”

“若是二殿下不信我也没事,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句话二殿下不会不懂吧?”谢玄一针见血地祭出杀手锏,“再者如果我说,我有办法治好你的眼睛呢?”

“你说什么?!”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望舒脸色骤变,紧紧地捏着他的衣袖,吐字如冰,“治好——我的眼睛?”

“谢家阁楼中珍藏着许多祖辈们流传下来的古籍,里面曾有一个记载,若是将一对活的眼睛放至一个先天瞎子的眼中,再施以高超的针灸,辅以珍稀药材,便能使对方重见光明。”谢玄挑了挑眉,反问道,“二殿下,你觉得这个方法可信不可信呢?”

望舒没有松手,惘然地抬头,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谋害我的三殿下虽然离开邺城了,但他心系之人却留了下来。二殿下,意下如何?”

他的眼睛,还有的救吗?那他是不是能重新看见梅梅的模样……

高空中墨黑的飞鸟划过一道他看不到的踪迹,直直地略过长空,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最后落在一家水村山郭的酒旗之上。酒肆之中人声鼎沸,一道叫骂声尤为刺耳,许多原本兀自交谈的酒客都频频侧目。

“死了便死了!这妖族奴隶得重病就丢到后院去,喊出来又晦气还帮倒忙!”酒肆的老板叫骂着,一脚将头昏脑涨的妖族人踹在地上,“还继续装死?”

眼见地上的人不再动弹,他心底暗骂一句倒霉,又不解气地踹了一脚,却冷不防感觉下一瞬间大腿以下都麻木得失去了知觉。

众人都莫名惊呼起来。

他心下惊惶,定睛一看,只见自己的一截小腿落在地上,扑腾了几下,断端还在往外汨汨冒血,淅淅沥沥地沾湿了一大片地板。这时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了疼痛,立时惨叫起来。

一道颀长清瘦的身影拖着一柄青锋长剑曳曳而去,剑尖吞吐着挥散不去的寒意,侵人皮肤。剑的主人的声音阴冷而弑杀:“恃强凌弱,这次削下的是你的一条腿,下次就是项上人头了。”

有眼尖的酒客眼睛一瞟,辨认了许久才认出了他青锋宝剑剑柄上的两个繁复的古体字:清明。

作者有话要说:

蒹葭大概是文中最虐的一个人了T-T

第17章 不可说

画楼中吵吵闹闹,嘈杂遍地,时不时传出几阵调笑声与起哄声,四面八方都是脂粉芳香——无处可逃。梅三弄伫立在高楼之上,带着浅浅的笑意注视了面前这段纸醉金迷声色犬马片刻之后,自人群中抽离。他慢慢地后退,扭头拐进了后院的一间别院,亲手锁上门,将背后一切美酒丝竹同奢靡繁华一起关在了身后。

憋得有些难受,他捂着嘴,轻声咳了几下。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杯热茶,他在热气氤氲中蓦然抬起头,有些惊异:“……王上?”

“秋日萧索,你身上有伤,还是注意点吧。”昆玉的视线悄无声息地在梅三弄略显苍白的面容上略过,“谢玄留在你心上的封印尚有残余,还需等我拿回天妖令后,再谋下策。”

天妖令是历任妖皇的传承信物,自从千年前妖族惨败后便不知所踪,昆玉此次回邺城本就是为了寻回它以及撕毁万妖名册,带着所有的族人回到九幽去。梅三弄捧着热茶,暖意直暖到心底,他的眼尾弯了一下,宽慰道:“我没事的,疼痛让人清醒,让人明白自己是活着的。这几日街头巷尾都在讨论朝堂上关于妖族的风声,据说最后七皇子跟四皇子力挽狂澜才将暗地里的那些蠢蠢欲动压了下来,王上,属于我们的天会亮吧?”

昆玉微微蹙眉:“妖族的事情哪里需要外人过问,我会遵守承诺带所有人回九幽去。”

“九幽啊……”梅三弄慨叹一声,眸子里带上了一丝欣喜与向往,映着风中桂香,使他整张苍白的脸都焕发出异彩来,“王上,我自小就在漂泊,听长辈们说,九幽妖界中,奇葩异草,争奇斗艳,颇有世外桃源之风,是真的吗?”

当年离开邺城的昆玉在踏上极北之渊寻找祖辈的踪迹之前,曾经回过一次传闻中的九幽旧址。那时他脑子里就只有“满目疮痍”四个字,不过就剩一片断壁残垣而已,就连地下的妖脉都已经枯萎了,更别提养活什么奇花异草了。天苍茫,枯木萧条,仿佛风都在呜咽一般。临行前,他在入口的古碑前插了一枝枯萎的柳木,权当悼念这一片故土的逝去。

“是真的,那是我们的故乡。”昆玉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梅三弄拂过自己的心口,低头微微笑了起来。

看不清他面上的神情,昆玉忽然有种自己说错了话的感觉,梅三弄身上的伤——

“我找梅三弄!本郡主倒要看看大皇兄在外面养了个什么模样的可人,谢玄竟然闭门不见,为此与我们所有人都划清界限。你你你——你挡在前面做什么?快让开!”

正值怔忡之际,一个明媚的女声打破了空气中凝滞可见的尴尬与沉默。

梅三弄望见昆玉紧皱的双眉,柔声解释道:“听声音似乎是平原王的掌上明珠,跟王上也有些关系。”

弱水跟他有什么关系?昆玉有些不解:“……她跟琼华一样都是半妖血脉?”

大概这就是当局者迷吧……梅三弄摇了摇头,把“情敌”二字咽了回去,提示道:“郡主与七皇子的亲事早些年便有些风声了。”

乍一提到夕照,昆玉稍稍沉默了一下,才不由问道:“……很明显吗?”

“很明显王上待他是不同的。”梅三弄见他没有不耐,斟酌着词句,“每当王上见了他回来就会有些——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

“似乎总是心事重重的模样。”

原来已经这么显而易见了吗……昆玉抿唇没有说话,眼神缥缈,无声地落在梅三弄掌中的茶盏之上。氤氲中的热气渐渐浓郁起来,逐渐模糊了内心中刻意压抑了已久的记忆。

“五哥,听说你最近寻到了一个有趣的人?”倚靠在栏杆前的少年宽袍锦袖,肩角几朵霜花在初春翠风中摇曳生姿,显得天青色的清影于风露中宵间愈加风流多情。

“不过一个不知死活的妖族小子罢了。”被唤作五哥的少年闻声停下手中擦拭枪头的动作,斜睨了夕照一眼后向着某个方向使了个眼色,“喏,在那边。”

目之所及,只能见到一个衣着麻布脚踏草履的清瘦身影,伫立之时却犹如风中疏竹一般泠泠如月,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因为逆着光的关系,被长发所掩盖的面容看不太分明但是依稀能看出一个模糊的轮廓。

长河嗤笑了一声:“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竟然愿意为了那群老弱病残的妖族人出头?”

“是吗?”夕照伸了伸懒腰,饶有兴趣地勾起唇角,“听说他徒手制服了那几只从西域荒漠进贡而来的狂狮?”

“不过是运气好罢了。”长河不耐烦地摆摆手,“也不知道那几只狮子是不是水土不服,竟然在一夕之间乖得跟兔子一般,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东西。原本还凶残得见谁都咬,忽然就——”

细碎的光影透过的稀稀疏疏的树叶落在那人脸上,仿佛是听到了他们的只字片语,他忽然毫无预兆地扭过头来,一双黝黑的眸子深沉得如同清冽的潭水一般。

这个人……那眼神中仿佛蕴含着某种力量,夕照忽然有点恍惚,感觉自己眼前似乎飘着一场银色的风雪,满目都在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夕照?你怎么了?”眼前忽然晃过一只手,耳畔长河絮絮叨叨的声音仿佛从山脊上传来,从模糊渐渐清晰,“他是个妖族人,模样有些俊美是正常的——你不至于吧?”

夕照垂目淡笑了一下,摸了摸眼角却没有回话。

日头晒得人有些昏昏欲睡,头上肩上各摆放着一只装满泉水的白色瓷碗的昆玉半睁着双目,努力维持灵台清明,不然碗中的水洒落一滴。然而头顶不适时地响起了一声清朗的嗓音,更是裹挟着一阵冬季湖水破冰之时的清冽香气猝不及防劈头盖脸而来:“喂。”

昆玉闻声抬手,不紧不慢地注视着面前的不速之客。

“我向五哥把你要了过来,以后你就跟着我吧。”不太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夕照的眼神不自然地在四周乱瞟,颇为笨拙地将掌中捏得温热的玉珏塞到他的手中,“这是——算是信物吧。”

面色冷若冰霜,听闻了他的话后,昆玉眼中更是猛然闪过一道厉色,他的手劲大得几欲握碎掌中的珍贵碧玉:“为什么?”

完结古代架空耽美贝博国际在线作者极慕相杀点评:章文采盎然,寓意深刻,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推荐阅读!

血瑟状态:完结作者:六仁全文阅读
热门推荐
YY贝博国际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