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至尊仙王免费阅读青裳玉嗟贝博国际在线全文在线阅读 《至尊仙王》青裳玉嗟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YY贝博国际在线 贝博国际在线,贝博体育手机版,贝博官方下载
当前位置:首页?>?贝博国际在线资讯

至尊仙王

作者:小Y 来源:YY贝博国际在线 时间:2019-09-11 20:02:21

《至尊仙王》 第四章 轮回之中 免费试读虬龙巅下,覆后池看到,曾经与颜青裳万分要好的佛,玉嗟正双手合十,默默地望着山巅。覆后池一步一晃地向玉嗟走去,就像将死的老兵,一步步向着自己的阵地走去。“你说什么?你说你叫覆后池?”玉嗟无比震惊,这就是举手投足之间就毁灭神魔两界的唯一仙覆后池?“是,我是覆后池。

至尊仙王贝博国际在线精彩章节

至尊仙王贝博国际在线精彩片段:“哈哈哈,你是覆后池?”玉嗟捂着肚子,大笑着,眼泪不断地从眼眶里流出来,“你是覆后池?你就是一混蛋!你说你是覆后池,那颜青裳呢?她人呢?!”“你说什么?你说你叫覆后池?”玉嗟无比震惊,这就是举手投足之间就毁灭神魔两界的唯一仙覆后池?“……,死了。”虬龙巅下,覆后池看到,曾经与颜青裳万分要好的佛,玉嗟正双手合十,默默地望着山巅。覆后池一步一晃地向玉嗟走去,就像将死的老兵,一步步向着自己的阵地走去。

至尊仙王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至尊仙王》 第四章 轮回之中 免费试读

虬龙巅下,覆后池看到,曾经与颜青裳万分要好的佛,玉嗟正双手合十,默默地望着山巅。覆后池一步一晃地向玉嗟走去,就像将死的老兵,一步步向着自己的阵地走去。

“你说什么?你说你叫覆后池?”玉嗟无比震惊,这就是举手投足之间就毁灭神魔两界的唯一仙覆后池?

“是,我是覆后池。”他望着天上的星辰,轻叹道。三千白发,如妖异的光火,在风中飘摇。干涸的眼眶无时无刻不在流淌着鲜血。已经没人认得他就是覆后池也是应该。

“哈哈哈,你是覆后池?”玉嗟捂着肚子,大笑着,眼泪不断地从眼眶里流出来,“你是覆后池?你就是一混蛋!你说你是覆后池,那颜青裳呢?她人呢?!”

“……,死了。”

“死了?”玉嗟那被泪模糊的脸显得无比惊愕,“死了?……呵呵,死了,死了,对对,是死了,我知道她死了,都死了千年了。”玉嗟失魂落魄地喃喃自语着。

天上,无数的星辰闪烁,月亮弯作一把镰刀,是要断人的魂肠。

曾有一尊佛,告诉佛祖: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子。

佛祖问:你有多喜欢那个女子。

他说:我愿化身石桥,受那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只求她从桥上经过。

玉嗟记得,颜青裳说:“玉嗟,你是佛,我是妖,我们不可能的。而且,我喜欢的是覆后池,跟他在一起,不论日后怎样,我都是无怨无悔的。”

“青裳,他有什么好?他是什么,他是超脱六道的仙。如果让人知道了他就是当年进入六道的仙,他必死无疑。”玉嗟搂着颜青裳的肩,几乎大吼着的,都快要把眼泪挤出来。

“所以,玉嗟,这事只有我们两人知道,你不说,就没人知道他就是那个仙了。”颜青裳望着玉嗟,眼中充满希冀。

“覆后池,你保护不了颜青裳!你凭什么还要跟她在一起!”玉嗟怒嚎着,一手佛印狠狠地拍向覆后池的胸口。

罡风突起,树叶一片片飞落,天上雷霆阵阵,闪电霹雳,隆隆作响。覆后池胸口沉闷,吐出一口逆血。“你打吧,你继续打吧,杀了我,掏出我的仙心,这样我就可以彻底轮回了。”他咧着嘴笑,鲜血把牙齿染得通红,三千白发丝随着风胡乱飘散,让他如疯魔一般,显得癫狂。

“杀了你?我没杀你吗?”玉嗟捂着自己的头,眼泪不断地往外面涌,他咯咯地怪笑,笑得比哭还难看,“我没杀了你?那我杀了谁?”

他记得,那一天,他去找了他师父。

“佛祖,弟子有一事愿告。”

“玉嗟,你是真的愿告诉我吗?还是嗔心,痴心欲告?”青灯古佛闭着眼,佛光盈天。

“弟子,无嗔,无痴,是欲。”

“那你说吧。”

“妖界公主颜青裳身边的男子,就是当年进入六道的仙。”

“嗯,我知道了。”青灯古佛说完,继续默念佛经,全然不为所动。

玉嗟迟疑,师父真是到了八戒无为,万物作空之境?竟然连仙的消息都不为所动。

“嗯,妖界公主身边的男子就是仙……”青灯古佛又喃喃地念了一遍。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你说什么?仙?他在哪?!快,快告诉我!”

“佛祖,我们切勿有贪念。”一观世音出来说道。

“你懂个屁!我是要接引他皈依佛门,救他脱离苦海。”青灯古佛忽地腾起身,“玉嗟,快,快去通知众师兄弟,调十万八千金刚罗汉、三十六镇界法王集合,即可传令,不得有误。尔等随我去佛界古地,唤醒历代佛祖。”

整个雷音寺所有的佛都走得飞快,只留下玉嗟一人在那里,咧着嘴笑。覆后池,对不起了。只要你死了,青裳,就是我的了。

“哈哈哈……”整个雷音寺里,都是渗人的大笑。

“覆后池,我告诉你,你想死?你不配!”玉嗟大吼着后退。黄沙漫天,袭卷着树叶。整片树林,都在不安地躁动着,就像,有一只无边法力的大妖,正张着血盆大口,要把一切吞没。

覆后池的双眼流淌着鲜血,他怅然若失地呆立着,就像一个小丑,在没有观众的舞台上,独自哀伤。“玉嗟,我曾听青裳说,我是仙的事,就你和她知道。”

天俞发的漆黑,雷霆不住轰鸣,豆大的雨珠砸落到龟裂的焦土上,顷刻消失不见。或许,是天在哭了。空中的黑云缓缓压下来压得让人透不过气。玉嗟怔了怔,随后仰着天大笑。

“哈哈哈,覆后池,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就是想问我,你是仙的事是不是我说出去的吗。”玉嗟看着覆后池,头上青筋暴起,眼中闪烁着妖邪的光,“没错,是我。”

“为什么?”

“为什么?哈哈,你问我为什么?”玉嗟捧着肚子,哈哈大笑,全然不像一尊佛,倒像是疯了的魔。“只要把你是仙的事说出去那么,六道之中的所有至强者都会来杀你,吃你的肉,挖你的心,炼你的骨!”

玉嗟癫狂了,指着覆后池大笑道:“只要,只要你死了,颜青裳就能死心了,那样,她就会在我的身边了。哈哈哈,你说我为什么?!”

一道惊雷,划过天际,撕开黑暗,把这片树林照得透亮,也把玉嗟脸上的泪照得发光。

我想像当年一样,你还是一只未化形的白狐,而我,也还是妄修大乘佛法,无法无天的玉嗟。你坐在我的身旁,天上一粒一粒的光点汇成一条绵亘无尽的银河江海。你抬起头,如白雪般的耳朵微微颤动。月光铺撒下来,星星零零的银光照在你的身上。你如同月宫里的神袛一般静美,你摇晃着好似大雪包裹着的尾巴,会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偶尔轻拂一下我的脸颊,拂去我的所有疲惫。

我还想听你对我讲,你叫颜青裳,你是妖界公主,偷偷溜到了人世间。

白色的雪绒花遍地盛开,你说你要登上世间最高耸的山峰,因为那上面长年积雪,我就会找不到一身白雪披拂的你。那样,你就可以在飘摇不停的大雪中高声唱歌,尽情舞蹈,看我在雪中找不到你,而怅然若失不知所措的样子。

白雪无痕,流光飞转,青裳,我想,你是白狐,我是凡子,在这莽莽尘世中,安静地渡过一生,该有多好。

“玉嗟,”覆后池凝噎了。大雨瓢泼,把凹凸不平的泥泞阡陌盛满积水,汇成溪流。

冰雪,不知何时覆盖了雨水,积淀在了许许多多的,干涸着却又固执地不肯凋零的枝桠上。“咔嚓”、“咔嚓”,太多的枝,受不了重压,掉在地上。几年或者几十年后,它们就会化作灰尘,以另一种形式,长存世间。

“可怜,青裳还一直为你辩护,说你不可能做这种事。”覆后池的声音冰冷得可怕,风雪刮在他的脸上,空洞的眼眶里,白雪和着血水,汩汩流淌。

玉嗟掩着面大笑,整个脸扭曲得诡异,“怎么,你要杀了我?”他抬起头,恶狠狠地望着覆后池,咬着牙,把一个个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也是,我让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了,于情于理你都该杀了我!可是,我命由我不由天,我不会让你杀了我的!”

佛法盈天,盖世的佛印从地上腾起,佛光无尽。“若有来世,我愿不作佛;若有来世,我愿这天不抑我志!我要这佛法,灰飞烟灭!我要这六道,再无离恨!”玉嗟仰天大吼,眼睛里,泪珠在不断滴落“……若有来世,我只愿作一只白狐,饮甘露,食野草,日夜与你相伴。”他抬起手,佛印化作手掌,就要向自己天灵拍去。

“你想就这么死?”覆后池猛地抬头,“你问过我没有!你问过青裳没有!”

一只巨手猛地拍向玉嗟,佛印顷刻间覆灭。覆后池咧开嘴,阴深地笑着。巨手把玉嗟摄到覆后池的面前。覆后池盯着玉嗟,黑洞洞的眼眶里还想迸出泪来,“你想就这么死?凭什么!”

覆后池一把拽住玉嗟的右手,猛地拧断,“你就这么死,行吗?”

“咔嚓”的骨头破碎的声音,混合在雷鸣里,渗人无比。

“覆后池,你不得好死!”

“我不得好死?那你,要不要这样死?!”覆后池仰天大笑,眼眶里的鲜血溢出来,溅在地上,泛开朵朵鲜艳的血花。

“咔嚓”,又是一只手被拧断。

“覆后池,你他妈就是个怂包!”玉嗟嘴里咕咕冒着血,口齿不清地嚷着,整个人感觉都已经精疲力竭。

“我是怂包,嗯,那这次要干嘛?!腿?好好好,就腿!”

玉嗟瞪着眼睛,死死盯着覆后池,好像要把他剜下心来。

“四肢都没了?那接下来是是什么?”

覆后池双手沾满鲜血,如妖魔般的大笑穿透了天空,“哈哈哈,然后是再是眼睛?鼻子?”说着,他一把抓进玉嗟的眼睛,狠狠地,似要掏尽里面所有的东西。

“呵呵,覆后池,颜青裳死了!被你亲手打碎了七魄,要受永堕轮回之苦了。呵呵,你,永远也不可能跟她在一起了!哈哈!”玉嗟嘴里冒着血泡,含混地说着。

一只手,突然狠狠地掏向玉嗟的胸膛,然后从后面洞穿出来。“呵,我突然,想杀人了……”

“心是红的?呵呵。”覆后池把玉嗟的心抓在手里,咯咯地怪笑“心是红的?哈哈,为什么,为什么这不是黑色的!”

雪愈来愈大了,整个世界,似乎都被大雪笼罩。

“哈哈,青裳,你看,他的心居然是红的!”覆后池握着心脏,伸向天空。

玉嗟的双眼有些迷蒙,他看着,覆后池正举着自己的心脏,无比畅快地大笑着。

青裳,我终于还是先他一步,来找你了。

“玉嗟,你快过来。”白狐在山涧欢快地跳跃着,身后是一个紧追不舍,累得气喘吁吁的紫发少年,“青裳,你慢点,我追不上。”

“玉嗟,玉嗟,你快来呀……”

“玉嗟,你看,这朵花漂亮吗?”白狐叼着一枝红玫,眼睛闪着清亮的光。

“玉嗟玉嗟,你快来呀,我在这里呢……”

佛祖,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子……

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日晒,五百年雨淋……

只求她,能从桥上经过……

天边,似乎有人唱歌:

玉嗟玉嗟奈若何,

玉嗟玉嗟何不远他乡,玉嗟何故在此取灭亡……

贝博国际在线《至尊仙王》 第四章 轮回之中 试读结束。

至尊仙王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至尊仙王》 第五章 江流而下 免费试读

玉嗟死了,死在覆后池的仇恨里。

轮回的印记在他的身上一点点凸显。如梦如幻,就好像大梦了一场,接下来的下一个梦,或许,就跟这个梦,一点关系都没有。

覆后池空洞的双眼凹陷,眼眶里淌出鲜血来,他悲哀的,咧着嘴,呵呵地怪笑着。他看那些鲜嫩的小草和健硕的大树,仿佛要把它们一个个都湮灭,让它们挥散在人世间。

六个可怖的漩涡在他的身后,一点又一点地变大,变得如同一个个深渊巨口一般,要把他的前世今生,都一丁点不剩的,吞没。

耳边,他又听到,她在他耳边喃语,“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他模模糊糊好像看见,青裳穿着紫薇琉璃裙,随着风雪翩跹起舞。

覆后池一个趔趞,跌倒在泥泞的土地上,整片的红尘,无尽的大雨倾下,混合着滚滚而来的泥浆,都在将他淹没。他的心,在一步步沉沦,或许,很多年后,他的那颗永生不死的心脏,就将要堕入轮回,再不苏醒。

时光流转,秋水无痕,四季轮回,恍惚间,百年时光飞逝,这片树林里,只有一具枯骨,在黄沙之中,不朽。

又是几千年、几万年过去,诸天万界,不停轮回。

轩辕降世,焚天诛魔;神农造业,佛陀遁空。一切的一切,仿佛都与几万年前毫无关系。神死了,魔灭了,无人再提起,抑或是人们已经忘记,有一尊仙,曾经诸天无敌,万界莫逆。

唯有一片黄沙之中,那具骸骨,心脏的位置还透着耀眼的金光。

人间,百代转瞬,千秋顷刻。无一人发现,这片荒漠深处,有一个可怖的灵魂,在默哀、悲鸣。他的骨架,已经化作一道道氤氲仙气,挥散在天地之间,直到,荒漠变作绿洲,再至山川。那时候,这方世界,变得人杰地灵。

“琉璃,你到这荒山野岭是为何?”叶九歌疑惑地问这个在荒草之中不断寻找着什么的女孩。

女孩扎了一个美丽的发髻,回过头,圆润的蛾眉略微地弯成一个半月,略微尖俏的脸显出她倾国倾城的容颜,“江流说,他预感到这里有些不平常的东西。”

“江流江流,又是那个半路和尚!”叶九歌皱着眉头,有些窝火。

“九歌,你好像对江流很有意见?”琉璃回过头,看到叶九歌那因为窝火而将俊俏的五官皱在一团的脸。

“哼,那个和尚,顺流而来,本就来路不明,再有,说什么天道不仁视众生如畜狗,简直狗屁不通。”叶九歌皱着剑眉,满脸不满。

琉璃似乎找到了什么,蹲在那里,用力挖掘,一边挖一边说:“其实我觉得江流说的话很多都很有道理的。”

“当今圣上严明律己,贞观之治,简直大透人心,而圣上,乃天子。江流嗤笑:天道不仁,视众生如刍狗。岂不是在指桑骂槐?”

叶九歌在一旁津津乐道着。

“哼,什么强盗逻辑。”

琉璃一边嗔怪,一边挖,突然,她就不说话了。她看见,有一只指骨,透着幽绿的玉光。“九歌,你看,江流果然说的没错,这里果然有不平凡的东西。”

“呵,这和尚运气不错,瞎猜都能中。”叶九歌在一旁撇着嘴,“不会是他自己埋下的吧。”

“叶九歌,你瞎说什么,你快来看。发光的手骨,这还是人吗?”

“你说什么?!”

“天道不仁,视黎民作刍狗。呵,世间的天,要变了。”江流在禅寺的后院,默念着。

“江流,大师要讲禅,你来不来?”

“禅?何处不是禅,我为何偏要听他讲。”江流撇了那和尚一眼。

不过,大师?呵呵,我倒想看看,这大师,讲的什么禅。

“听,这佛法,在鸟鸣之中,在夏蝉之中。”大师端坐在菩提下,和颜善面地对着一众围着他的和尚说。

“放屁!”江流靠着不远处的槐树,叼着狗尾巴草说道。

“江流!你说什么!你自己不好好听禅便罢,为何来干扰我等?”一个和尚大怒。

“佛中,不犯嗔戒。这位师兄,你可修成了佛?”

“你!……”

“你就是江流?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大师依旧那般面色和悦。

“对,也不对。”

“那你的佛法,在哪?”

江流一言不发。

“哼,说不出话了吧,污蔑佛法,就该逐出佛门。”那位和尚趁机嚷道。一众和尚都汇说纷纭。

大师眼睛一亮,“不,他已经告诉我了,他的佛法,在心中。”

“这……”一干弟子尽不再说话,只想看大师还有什么对法。

“江流,何来?”

“自天地生,拂尘过去。”

“何去?”

“何来,便何去。”

大师头上有汗珠滴落。江流之语,滴水不漏。大师又接道:“此间可有佛?”

“无魔便无佛。”

“西天之上,可有佛?”

“无道便有佛。”

“何为无道何为有道?”

“众生立为有道,众生皆苦,为无道。”江流对答如流,全不为所动。倒是大师,已汗雨淋漓。

“江流,你又何来?”

“顺流而下,自江流。”

“可参佛?”

“不参。”

“不参佛,可有佛?”

“有?放屁!”

“你?!”大师大喝,“我与你论佛,你却用秽语诋我,可是修佛之人!?”

江流抿嘴一笑:“大师,心若空明,可有嗔怒?大师?佛,确是在你心中?”

“你!不可理喻。孺子不可教也!”大师拂袖而去。一干弟子纷纷双手合十,随大师而去。

江流站在原地,闭上眼睛,自个喃语:“呵呵,佛,在哪?我可看见?前世今生,佛在何处?若有佛,可蔽天下黎民?若有佛,可教世人褪魔止戈?若有佛,可否告诉我,我自江流而来,又是为何?这天地万物可有佛性?世人修佛,不食荤腥,大言不杀生灵。可一草一木皆是众生,一边说不杀生灵,一边生啖生灵,这可就作了佛?”

江流一步一步向反方向走去:“何处是佛?西天?何处不是佛?如来,谁是如来?万物皆是如来。”

如来,如实道来。世间可有佛,不恋红尘,不慕世间。

贝博国际在线《至尊仙王》 第五章 江流而下 试读结束。

热门推荐
YY贝博国际在线